云二爷

我爱德云社!我爱他们!

一起!(一)

* 最近不知道怎么迷上贤良这对了,不过粮真的太少了,所以自产自销了


* 正文与标题不符,我不怎么会起标题


* 一切都是自己编的,怎么一个情况肯定不是我写的这样


* 瞎写的!


* 请勿上升,请勿上升,请勿上升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


*


周九良看着前面这个瘦高瘦高的小孩,大大的眼睛充满疑惑和不明所以,而且也正看着周九良。


场面安静了很久,四目相对,而且相比周九良,对方则显得单纯很多,也干净不少,就这样直接的看着周九良,搞得周九良也不知道怎么搞,还是人家小孩先开的口。


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不知道这里面有人,对不起,我……先出去了。”说完,对方就慌里慌张的出去了,还不忘把门关上。


傻得。


这就是周九良对对方的第一印象,而对方也没辜负这个印象,一直践行到了他们相爱。


“喂!”


周九良换好衣服后出来,看见那小孩正脸红的坐在沙发上,也不知道像个什么,叫他一声,还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
小孩疑惑的啊了声就看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的,周九良觉得那小孩的脸更红了,红的可以滴血了。


不过周九良没有管,走过去坐到他的旁边,有一股烟草味,年纪不大,还学会抽烟了啊?周九良感叹现在的学生都什么样的啊~


“你叫什么啊?”


“秦…秦,秦凯……凯旋,秦凯旋……”结结巴巴的还是说了出来,周九良也听懂了。


“秦凯旋……挺好一名字,小伙子长得也不错,”周九良用手抓了一下小孩乱蓬蓬的头发,也感觉到了对方因为脸红而滚烫的体温,“可别告诉我是个结巴哦。”


秦霄贤认真的看着周九良,然后摇摇头,表示自己不是结巴,“我不是结巴。”


他的心里也高兴,不过是因为对方夸了自己,还是因为对方给自己整理头发就不知道了,反正都和这个叫周九良的有关。


“你是来听相声的观众?”周九良好笑的问到,秦霄贤这个样子挺好欺负的。


“不是,我是来报名进入德云社的。”


“是吗?你应该会被分到霄字科吧?还没有正式收你为徒吧?”


“没有,还有一次考试。”


“也对。”点点头,意料之中的回答,对方的眼神也很坚定,对于自己能进德云社充满了信心了!


这孩子进入德云社后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吧?这份信心让周九良不由的想到了这个。


这个叫秦凯旋的孩子也确实长得标致,声音也低的好听,身上的烟草味给他平添了一种心安的感觉,长大后,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。


“你怎么到这里呢?这是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。”


说起这个,秦凯旋就不好意思的挠起了头,原本自己只是找自己的朋友,鬼知道跑到了换衣间,里面还有人,直接一个尴尬砸来了。


“额……这个,我自己不小心跑到这里的,刚才真的不好意思,我不是有心的。”


“知道你不是有心的……”看着秦凯旋这傻里傻气的样子,周九良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怪不起来,叹口气无奈的说:“下次注意点,我要不是性子好,不然早喊人了。”


“知道知道,谢谢哥!”


秦凯旋连忙道谢,没有看见周九良那张呆滞了的脸,周九良抓住秦凯旋的胳膊问到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“哥啊!”秦凯旋不明所以的回答到。


“……乖孩子,我叫周九良,以后跟着我吧!”


“啊?”


七夕节的表白

* 微联耀,主朝耀

* 可以说是七夕节的末班车了吧

* 对话体写着真方便,不用刻意描写什么

* 唯一的私设就是,伊利亚是伊万的哥哥

* 大概就是说,海英向耀耀表过白,不过被拒绝了又来一次的故事

*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……








Ⅰ.阿尔弗雷德:

阿尔:“耀耀!今天中国的七夕节,这是hero送给你的玫瑰花!漂亮吗?”(从后面把一大捧玫瑰花绕道王耀面前)

王耀:“咦!难得看见我们的小hero这么认真了,不错嘛!玫瑰花很漂亮!我就收下了!”(接过玫瑰花)

阿尔:“耀耀喜欢就好啦!耀耀还想要什么吗?除了还钱。”(笑)

王耀:“可是我只想要你还钱了~”(看着阿尔的眼睛,无辜的说到)

阿尔:“耀耀不能这样对我。”(抱住王耀撒娇)

王耀:“好了~(揉阿尔的头发)说来玩的,看在这么美丽的玫瑰花上,我就不喊你还钱。”(看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)

阿尔:“耀耀最棒了!爱你!”

王耀:“我也爱你!”

阿尔:“那耀耀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王耀:“这个不能。”

阿尔:“为什么?”


Ⅱ.伊万:

伊万:“莫斯科的红场,好久没有来了。”

王耀:“是啊~好久没有来了,那次阅兵式过后,我就没有再来了。”(感慨)

伊万:“那个时候小耀的咯秋沙很好听哦!”(笑)

王耀:“是吗?好久没有唱了,都快忘了怎么唱了,我实在有些害怕想起他。”(眼神低落)

伊万:“伊利亚哥哥……嘛!不说这些了,今天是七夕节,可以让我对你唱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吗?”

王耀:“可以……”

伊万:“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,树叶也不再沙沙响,夜色多么好令我心神往,在这迷人的晚上,夜色多么好令我心神往,在这迷人的晚上……”

王耀:“……唱的很好听啊!”

伊万:“谢谢夸奖!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咯秋沙都是一首很伤感的情歌了。”

王耀:“是啊!都是伊利亚教我唱的。”

伊万:“……今天是情人节,愿意和我在一起吗,小耀?在伊利亚哥哥的祝福下。”

王耀:“不行,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,而且伊利亚也不会祝福我的。”

伊万:“为什么?”


Ⅲ.弗朗西斯:

弗朗:“小耀耀对哥哥的手艺满意吗?”(端着一盘点心放在王耀面前)

王耀:“当然满意了!你的手艺可是除了我外最好的了!”

弗朗:“承蒙夸奖!有什么不满的地方,都可以说出来的!”(微笑)

王耀:“很好啦!法国不是追求精致和浪漫吗?哥哥做的很好哦!”

弗朗:“只有哥哥我才能拯救小耀耀的胃!”

王耀:“当然!不过……今天是七夕节,哥哥准备的法式西餐有点深意哦!”

弗朗:“当然了,最精致的食物配上最美好的节日,最美的玫瑰配上最美的美人。”(把玫瑰别在王耀耳朵上)

王耀:“你还是骚话一堆。”(取下玫瑰)

弗朗:“愿意接受哥哥的表白吗?”

王耀:“不愿意。”


Ⅳ.

弗朗:“为什么?”

阿尔:“对啊!为什么?你不爱hero吗?”(抓住王耀的肩膀问)

王耀:“放开我,阿尔!”(挣脱阿尔的手)

伊万:“我需要小耀的一个理由。”

弗朗:“小耀耀伤到哥哥的心了~要补偿!”

王耀:“你们离我远点,亚瑟怎么还不来啊?”(皱眉)

阿尔:“和亚蒂有什么关系?”(疑惑)

亚瑟: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(推开会议室的大门)

王耀:“(欣喜若狂的跑过去抱住亚瑟)亚瑟!今天七夕节,他们都向我表白了,不过我拒接了,他们现在在问我为什么?”

亚瑟:“(搂住王耀的腰)哦!是吗?(看向吃了屎一般的他们)呵!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……”

弗朗:“……”(手里拿着刀叉)

阿尔:“……”(手里拿着汉堡包)

伊万:“……”(手里拿着水管)

王耀:“……”(看小可怜般看着他们)

亚瑟:“因为……耀已经接受我的表白了!”(吻向王耀的额头)


Ⅴ.亚瑟:

王耀:“或许你该解释解释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找我,现在才凌晨两点。”(揉着太阳穴撑在门沿上)

亚瑟:“唔……(脸红)能让我进去吗?外面很冷。”

王耀:“……(看着脸通红的亚瑟)进来吧!我去给你倒杯热水。”(给亚瑟让开,然后去倒水)

亚瑟:“(走进去,换下鞋子走向沙发)或许……你该考虑把你那身衣服换下来,panda睡衣真的…”(欲言又止)

王耀:“就你管的多,给你,别着凉了。”(把水杯贴近亚瑟的脸)

亚瑟:“谢谢!”(接过水杯)

王耀:“(坐在亚瑟旁边,头趴在亚瑟肩上)好!快点说事,说完我好去睡觉,两点就被吵醒了,还是你这个变态绅士。”

亚瑟:“(脸红的看着枕在自己肩上的王耀)我,我不是变态绅士!这……这个……给你!”(把玫瑰放在王耀面前)

王耀:“嗯?那里来的玫瑰花?”(接过玫瑰,然后坐直)

亚瑟:“我……我自己种的,我才不是不是为了你特地种的,那,那个……今天是七夕节…所以……七夕节快乐!”(脸红的像苹果)

王耀:“……(挑眉)除了七夕节快乐……(闻了一下玫瑰,好笑的看着亚瑟)就没有其他想说的?玫瑰还挺好闻的。”

亚瑟:“这……确实还有一句…我……我……ai~”(不敢直视王耀)

王耀:“你……”(若无其事的看着亚瑟,觉得有些好玩)

亚瑟:“我……爱……我爱你!”

王耀:“……”

亚瑟:“……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王耀:“……”

【我爱你!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耀!……】

亚瑟:“愿意接受来自爱你的亚瑟.柯克兰的表白吗?”

【愿意接受来自海上霸主亚瑟.柯克兰的表白吗?】

亚瑟:“耀,我爱你!”

【……我……不愿意。】

王耀:“我愿意和你在一起!”

亚瑟:“真的?!”(欣喜若狂)

王耀:“嗯!我王耀愿意接受来自亚瑟.柯克兰的表白!在这个凌晨两点的七夕节里!”(微笑)

亚瑟:“太好啦!我爱你耀!”(抱住王耀)

王耀:“我也爱你!亚瑟!”(闭上眼睛微笑到)

故事(一)

* 国设注意

* 涉及历史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

* 至于一开始的孩子……私设,算是好茶的孩子吧

* 应该……会是HE

“我想要听故事,嘉龙舅舅。”

“……好吧~我讲给你听……不过你要乖乖躺好,知道吗?”

“好!”

揉揉小家伙的头,嘉龙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他的床边,对上他那双琥珀金的眼睛思索着讲什么。

和大佬还真是像了,不过为什么眉毛就是遗传英sir呢?

嘉龙无厘头的想着,突然脑袋里想到了什么,笑了笑,“知道讲什么了。”

故事的开头……

一个年轻海盗的朋友对他说的一句话:“在遥远的东方有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年轻的海盗看着他喝得正嗨的朋友,自己想要的东西吗?海盗呵了一声,他想要什么他也不知道。

船舱里,海盗把这本不知道读了多少遍的《东方见闻录》放在桌子上,手撑着脸无神的看着前方的墙壁,海盗想到了以前事,那张欠揍的脸和讨厌的声音从自己出海到现在,一直出现在脑海。

揉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,把书放回抽屉里,起身走到夹板吹吹海风。

看着蓝色的大海与天空在远处消失成一条线,海盗把帽子放在了一个水桶上,帽子遮住的俊脸也露了出来,最吸引人的还是他那双祖母绿的眼睛,怎么看都觉得……瘆得慌。

不少人都说他的眼睛比他这个人危险的多。

说实话,海盗现在很期待,因为啊~他现在去的就是《东方见闻录》里那神秘的古国——中/国。

“船长,还有两天就可以到达那神秘的古国了!”

“是吗?希望他会喜欢我为他准备的礼物。”海盗微微勾起了嘴角,他一直期待的地方总算可以亲眼见到了。

1840年6月12日*

海盗把这个日期写进自己的航海日记里,然后在下面写上了几个字后,就把日记收好放进了抽屉里,拿起旁边的花束,在镜子面前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,满心欢喜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。

终于到了我日思夜想的国家……

好看的花体字被压在厚厚笔记本下面,它就静静的躺在自己该躺着的地方。

海盗看着这个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国家,四处的打量着,和欧洲完全不一样的风格,一时之间把海盗的兴致提高不少。

抱着花来到了这里的东道主家门口,好看并且巨大的银杏树已经把阴影洒向了墙外,周围竹子不少,绿油油的,高且直,几只熊猫还从竹林里面出来,看看这个外来人。

海盗没有见过熊猫,但也没有引起海盗多大的性子,敲了两下红色的大门,并没有任何反应,可能是周围太过静谧,海盗也没有恼,而是耐着性子的又敲了一遍,当然次数多了,他就不保证会不会做出踹门这种不好的事情。

过了一会儿,一个瘦小的东方人来为这位海盗打开了一道门缝,东方人琥珀金的眼睛也因此进入海盗的眼里,不过海盗不喜欢这双眼睛,浑浊不堪,骄傲与不满充斥其间,而且对方可能长时间不怎么见太阳,眼睛一直眯着,像一位近视眼患者,露出来的手腕更是白的吓人。

海盗清了清嗓子,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,把花束放在东方人的眼前,遮住了对方不少的视线,“我叫亚瑟.柯克兰,来自遥远的西方国家,英/国。”

抬眼看着这位年轻并充满朝气的年轻海盗,眉头皱的更厉害了,比起这已经常年不见的太阳,这位海盗的金色头和祖母绿的眼睛更让人不爽。

东方人没有说什么,下意识想把人拒之门外,海盗也看出了对方的意图,修长的手指狠狠扒住门,甚至还一用力,把门缝打的更开了,东方人的脸直接埋进了花束里。

虽然不满对方的动作,但花束是真的好看,是红色的,像血的颜色,东方人的眼睛瞬间沉沦不少,尤其是这味道,和牡丹完全不一样的花,东方人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喜欢这种花。

亚瑟看着对方没有拒绝的意思,开始简绍起这花的名字:“这是罂粟花,好看吗?”说完,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“王耀……进来吧……”

东方人的声音很轻,没什么重量可言,可是弄得亚瑟耳朵用点痒痒的,亚瑟点了点头,直接把这朱红色大门大敞开,得益于此,王耀看见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的外面,还有不少新事物。

亚瑟把罂粟花塞进王耀的怀里,开始打量起王耀这个人,怎么说了?皮肤不要这么白的话,亚瑟会觉得王耀是一个十足十的美人,现在的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
“你来这里是有什么是吗……柯克兰先生?”

“叫我亚瑟就可以了,我的一个朋友说在这美丽的东方可以找到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王耀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,他看了会儿亚瑟,希望他嘴里说的想要的东西,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“那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亚瑟诚实的摇摇头,他经历的事也多,和弗朗打了一百年的仗,从安东尼奥手里抢过嗨上霸主的称号,可就是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,始终不知道这样做,会得到什么。

“……希望你这次的到来会找到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“希望吧~”

——

*文中的那个年月,喜欢好茶也熟悉吧,年和月都是正确的,只不过日是我乱编的,实在不知道。
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

我发誓善待弱者

公元204年      

今天安迷修实在好无聊的,没事去给那些贫困人民发什么东西,真搞不懂她,好不容易才出来的,她竟然拿来救济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

2003年02月

我发现安迷修超级喜欢多管闲事,别人被打,他跟出来耍威风,要不是我出来,被打的就是他了,最后他到好一脸没事样的笑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

公元206年

安迷修胆子很大,她不死,她今天就差点死在大殿上了,我认识的人里面,就她敢顶撞我父亲的错误,其他人都是不藏着,这也让我对她更感兴趣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

2003年07月

嘛!我现在十分想撕了安迷修,他开花店,不仅仅是为了他所谓的师傅,还为了保护了那些孩子,怪不得他的店周围这么多孩子,不过他好心我也习惯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

公元209年

安迷修不喜欢拒绝人,这个我早就知道了,但,也不能什么都不拒绝啊!今天就差点被买了,我也只跟安迷修说了一句话,她反倒哭起来了,不明所以的。

(“我就是你的家人,我家就是你家。”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

2005年10月

我今天差点打人了,因为她碰了安迷修,不,是抱,我看到了,一把把那个女的甩到了一边,他反倒来了一句,不能伤害小姐姐,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媳妇,我也跟他打下去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帮助我的骑士兄弟

公元210年

今天认识了一个让人超不爽的人,安迷修的队长,骑士团的队长,他……让我想砍死他,对谁不好,偏偏对她好,我看他就不怀好意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

2005年12月

安迷修有个好朋友,叫金,是我在好久的时候认识的啊?我忘了,但,现在记忆犹新了,因为安迷修太重视他了,什么都由着他,就差没把他留在家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

公元214年

今天是我的生日,十八岁的,可我却高兴不起来,因为……安迷修死了,她死了,为了保护我,保护我这个皇子,我想她的骑士宣言了,我想她对生日快乐啊!可是……可是不能了,她真的不在了,我不想她死啊~没人陪我过生日了,她说过会给我这世界最好的成人礼的,她没有,她没有,她骗了我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卡米尔看着雷狮接近疯狂的写出了日记的最后一句话,自己的眼泪都流了下来,安迷修的死让他们俩个都不好受,尤其是雷狮,一张的纸都被眼泪浸湿了。

神圣的你是我的

不喜勿喷

________为自己鼓掌________

雷狮怎么也没有想到,和自己玩了三年的玩伴,尽然会是真神,那三对干净美丽的白色翅膀,神圣的映照在了雷狮紫色的眼睛里。

但安迷修的样子,让雷狮明白了,神也是会绝望的。

“退下,都给我退下。”

雷狮叫开了那些拿着武器围着安迷修的士兵,士兵也在惊讶和害怕中收回了自己的武器,退回了原本的位子。

安迷修动了一下翅膀,刚才那些士兵就全变成了羽毛,没有痛苦和不舍,这就是神给那些冒犯了他的人的惩罚,同样也是救赎。

“我说过,我没有理由毒害雷……三皇子,这就是理由。”

神的特权就是阳光会一直照耀着他,白色的,象征着和平的鸽子会一直围着他飞。

这也是为什么说,神是不可触犯的存在,阳光会融化你,给你引向天堂的鸽子会离开,你将永远找不到真正的路。

安迷修其实不想说出真相的,但,他不想再被误会了,哪怕会被赶出去,哪怕会离开雷狮,一直不与他相见。再说是雷狮先背叛的。

“你……是神?”

“抱歉,一直在骗皇子你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神?”

安迷修没有回答雷狮的问题,而是站了起来,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白色袍子。

整理好后,安迷修意味不明的看了眼站在雷神旁边的大皇子和三皇子。

安迷修恭敬的向雷狮行了个骑士礼,应该是一直以骑士的身份面对的所有人,所以现在改不会来了。

“神……是不会拥有一个真正的朋友的。对于你们来说,我们神是万能的,但,对于我们神来说,你们是万恶的。”

雷狮愣了一下,安迷修的眼睛是森林的颜色,他的眼睛里种着一片森林,和谐,安静,充满了生机。以前安迷修就喜欢用这双眼睛对着雷狮笑。

现在安迷修的眼睛里除了这些,还拥有着神圣的光。

而就是因为这光芒,雷狮都看不见安迷修眼里的自己了。或者说,安迷修变回神的时候,眼里就没有任何人了。

安迷修说的那番话,是安迷修的师傅在安迷修很小的时候对安迷修说的。

但,安迷修是不相信这句话的,他认为人类不全都是贪婪的,当然安迷修也不能准确的说自己是对的,他知道这番话会在某一天证实,可安迷修没想到,这一天会这么快,而且还是在雷狮身上。

“大皇子,在下没有下毒害三皇子,神是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的。而且……他是在下……以前最后的朋友。”

以前?

雷狮听到这个词,感觉心都停了一下。雷狮讨厌那道光,虽然神圣,却十分的碍事,因为雷狮看不见安迷修眼里感情了。

对于雷狮和雷狮的哥来说,雷狮的父亲到是很平静,他的气势一直都让安迷修很害怕。

年迈却让人敬畏的声音在大殿响了起来。

“那~安迷修天神之后想怎么做了?安迷修天神这个样子可是会惹来很多事的。”

安迷修很敬畏雷狮的父亲,但安迷修也是神,气势不可能比一个老头子低。

“多谢关心,在下好歹也是六翼的天神,不会有人会来找在下麻烦的。”

“……那安迷修天神打算现在走?”

“不,明天我就回我师傅那。”

明天?雷狮听见安迷修明天会离开自己,立马就急了。

“安迷修不能走。”

“哦~三皇子还在怀疑在下吗?”

“不是,我……反正你就是不能走。”

“神的去留,可不是三皇子说了算的,连三皇子的父亲也办不到。”

安迷修虽然是神,但却和雷狮是一样年龄。从遇见安迷修那一刻开始,雷狮就认定了安迷修是自己的。可是现在……

安迷修为什么是神?

雷狮握紧了手,他不想安迷修离开,哪怕安迷修是神,那个绝对不能触摸的存在。

“……雷狮皇子,在下虽然很感谢你之前对在下的照顾,但是在下也答应了在下的师傅,如果自己是神的身份暴露了,在下就必须离开。”

可,安迷修真正想离开的原因是什么,连安迷修自己都不清楚,他现在只觉得,他的心在疼,很疼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。

好像是为了自己口中喊的……三皇子。

“三皇子,在下明天就离开,这样在下就不会再被怀疑,也不会有人再议论在下了。”

安迷修其实并不会在意别人议论自己,可是别人议论的自己实在是受不了,尤其是还扯到了自己以前尊敬的三皇子。

可是现在不会了,因为安迷修和雷狮已经没关系了。

第二天

安迷修真的走了,没和雷狮说任何,一句再见也没有。雷狮明白安迷修是真的恨自己。

看着那太阳升起的地方,心里的苦涩全涌了出来,雷狮不想失去安迷修,安迷修是他的骑士,而不是万物的神。